首頁 > 專欄 > 正文

數據自由流動的世界正離我們越來越遠

時間: 2020-09-27 11:29

來源: 中國水網

作者: 高雅麟

字節跳動事件是中美之間的一件大事,它的背後詮釋的可不僅僅是字節跳動,而是數據流動的問題,而且它的衝擊波也超過了中美這個範疇。我們脱離政治這個範疇,來想想這個問題。但我們考慮水務數據,其實也不妨找一個大視角,或許會有一些別樣的洞察。

8月初,美國政府突然宣佈封殺TikTok(也就是抖音在美國的版本)。這事情一出來,不光我們國內,國際上震動也很大。大家討論最多的是兩個問題:一是美國這麼做到底為什麼?光是為了拼選舉嗎?二是接下來會怎麼樣?美國對中國企業的打擊會不會繼續擴大?不得而知。

如果我們的眼光跳出中美,會發現在世界的其他地方,類似的限制數據流動的事情已經在發生了。為什麼呢?因為大家越來越發現,數據這個資源太重要了,不能隨便讓別人拿到。所以,我們不妨從數據的角度來思考TikTok事件的問題:字節跳動與數據流動。

比如説,俄羅斯實際上已經在禁止數據流出。印度、歐盟已經提出了“數據主權”,這個概念現在越來越火。什麼意思呢?説白了,就是本國的數據要求留在本國,不能隨便出去。

這個放到我們行業中來,也有同類事件。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印象,在供水行業中有一件事在三四年前鋪開的,就是“四表集抄”,當時由國家電力部門主導。在地方水務公司與地方供電局合作的水錶、電錶、燃氣表集抄的工程建設。當時電力部門的要求是,遠傳水錶的資金由供電局投入,但數據平台必須放在供電局的數據平台上。看,這是一個非常典型的數據主權問題,雖然這不是跨國的,但他是一個跨行業的。”數據主權”似乎無處不在。所以我相信,這個集抄工程是很難開展的。

另一件大事:就在字節跳動事件之前半個月,歐盟法院做出一項裁決,宣佈歐盟-美國之間的“隱私盾”協議無效。這是怎麼回事呢?

你知道,美歐之間存在巨大的數據流動,但歐盟對數據的隱私保護標準比美國更高,所以美歐就簽了個協議,規定企業(主要是美國企業)只要遵守歐盟高水平的隱私數據保護標準,就可以將歐盟的數據傳回美國。換句話説,“隱私盾”就是保證美歐數據自由流動的一套規則。

現在歐盟宣佈這個協議無效,那所有涉及美歐之間數據傳輸的企業一下都亂了,包括亞馬遜、花旗集團、Facebook、谷歌、微軟、畢馬威這些巨頭,一共有5300多家公司。所以媒體就説,這對大西洋兩岸數據傳輸來説是一場強烈地震。而且我還要告訴你,歐盟這個裁決表面上是保護自己公民的隱私,本質上和字節事件的指向是一致的,那就是限制數據的自由流動,強化對自己數據的擁有權。

歐盟這個裁決影響的是美歐之間的數據流,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呢?歐洲一家大智庫,歐洲對外關係理事會(ECFR)事後馬上發佈了一篇報告,就説這個裁決產生的連鎖反應遠遠超出跨大西洋數據流,因為以後所有其他國家的數據業務都要經過歐盟更加嚴格的法律檢驗。

報告説:“幾乎可以肯定,任何歐洲個人數據都無法流向中國、俄羅斯。”而且歐盟這個做法有示範效應,許多國家(包括巴西、日本、南非和韓國等經濟規模較大的國家)已經開始仿效歐盟這種“隱私保護”標準。

所以你看,字節跳動事件並不是孤立的。實際上數據世界的一種新趨勢已經開始形成了。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有一份報告,題目叫做《上升的數據民族主義:國家控制數據的全球性勢頭》,就專門説這種新的全球性趨勢。

報告裏就説,美國原先一直推動實現一個數據能夠自由流動的開放的互聯網世界(口號是“一個互聯網、一個全球共同體”),但現在阻力越來越大。不光是俄羅斯這類國家在限制數據流動,印度這類國家也在這麼做,連歐盟也在往這個方向去。更重要的是,美國自己也越來越偏離原先的方向。

報告舉了幾個它認為有標誌性的例子:比如,美國參議員哈雷提出《國家安全與個人數據保護法案》,要求俄羅斯和中國公司所有關於美國人的數據都必須存儲在美國,禁止外流;第二,2019年美國國會修改立法,要求政府對涉及個人數據的外資進行安全審查,並且阻止外資進入這一領域。我這裏插一句:去年對字節跳動審查的美國法律依據就是源自這裏。那字節跳動事件當然是最近、也是表現最極端的一個例子。

所以這篇報告就説,現在全球都在出現這樣一種傾向:原來那種自由、開放和全球互聯的互聯網的願景正在消退,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種前景——要求數據在本地存儲,建立虛擬邊界,形成幾個封閉的互聯網世界。極具開放精神的互聯網世界,帶上了一個“封閉”的標籤,實是讓人值得玩味。

所以你看,字節跳動事件實際上是在數據世界這種新趨勢過程中出現的,同時它也會進一步強化這種趨勢,結果就是原來一些人預期的數據自由流動的世界正離我們越來越遠。

那麼:在水務行業中的一些數據,尤其是用户數據,你是否看得到這些數據流的方向?包括幾個方面的因素,值得關注:一是用水户的隱私。事易時移,誰能保證中國用水户的隱私意識不會涉及到水錶的用水數據呢?二是水務數據將融入哪些“流”,將如何實現跨行業的應用?而不是停留在DMA分區計量管理的應用這種小視角中。三是如何對水務數據估價?另外你還得想象某個時間節點上,政府部門將如何介入這些數據的管理?四是這些數據的管理,對水務公司和軟件硬件供應商造成什麼樣的影響?等等,你可以去盡情想象。雖然水務數據目前階段只是停留在一起極小的空間內,也許它的作用並不象我們想象中那般多彩,但它絕對是水務行業感知外界系統的一個通道,也是跨界合作的一個載體。當今時代,你不得不去關注。

1
  • 微信
  • QQ
  • 騰訊微博
  • 新浪微博

高雅麟熱文

網友評論 1人蔘與 | 0條評論

Copyright © 2000-2020 //ap.huwai.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水網 版權所有